11 12月, 2016

傻子



20161210

去程的車上,ㄌ問我在台北的生活快樂嗎,想來想去似乎沒什麼好不快樂的。沒想到晚上台北開始下雨,回程自己一人又濕又冷,就什麼小劇場都在心裡演過十幾遍,差點難過到情緒崩潰,台北的雨使人憂鬱。

還好下車遇到阿克給了我一個擁抱,當下真的很想嫁給他。雖說我大概也是個87%異男,我跟ㄌ說精神上我可以愛男生,但肉體無法。不論是天生還是後天教育使得我肉體上只慾望女性,但一個人可不可愛不是由性別決定的,如果撇開肉體因素,不得不說有些gay的可愛和溫暖真的想讓人大喊我可以。

-

至於難過的原因不想多提,總之我覺得,我應該可以獲得年度傻蠢笨代表和年度好人代表雙獎。大概就是投資失利全數資金套牢搞到破產,而且什麼都拿不回來。我是不會醒的,沒有什麼可以傷害我,你知道嗎,傷害我最大的原因只有一個,就是________。

-
傻子
詞:鄭楠 、張鵬鵬 / 曲: 鄭楠

等愛的人很多 不預設你會在乎我
難道一生的時間 都用來換 和你一個誤會

誰能真的讓誰 幸福到故事的結尾
何必那麼的慌張 有時清醒 才是錯誤的開始

我不需要 也不重要 做一個傻子多麼好
我不明白 也不需要明白
就讓我這樣 到老 (就很好)

没什麼緊要 只需要你輕輕一個擁抱
就算不留下什麼也無所謂
就算留下了什麼也都珍貴 珍貴 珍貴

08 9月, 2016

並不



在張懸還是張懸的時期,在我最愛的女神依然是那個張懸的時候,最喜歡的歌是〈並不〉。雖然偶爾會被迷幻如〈慾望在眼前的地板鋪滿〉、〈Triste〉,或者搖滾如〈畢竟〉等歌超越,但每當我聽到「我們並不擁抱」,內心就彷彿整個被掏空。

記得最深的一次在西子灣,半夜我翻過堤防來到沙灘上,脫去鞋襪走向海浪,戴上耳機一邊聽著海潮聲,一邊在沒有人的沙灘大聲唱著那句歌詞,完全不能自已。(後來這次經驗被當時的我寫成了一篇拙劣的散文拿去投稿。)

後來張懸從一個人變成了Algae,又經過了樂團的各種變形,現在回到了安溥,並且加上了草東沒有派對。對我而言安溥依然是安溥,依然是最初那個會唱〈寶貝〉的安溥,而我似乎無法再回到最初的那個自己了。


27 4月, 2016

23 4月, 2016

當城市溫暖的時刻你仍守身如玉

有一日
天空就如此明明地亮起
那時刻你不在
一個穿著白衫的老人
來探望我

那是第一個下午你來到

那是第一個下午你來到
我痛苦的掙扎吧?
燈光有點暗沒關係
就在這裡待著看
一個人跳舞、翻滾、跳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