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 9月, 2016

並不



在張懸還是張懸的時期,在我最愛的女神依然是那個張懸的時候,最喜歡的歌是〈並不〉。雖然偶爾會被迷幻如〈慾望在眼前的地板鋪滿〉、〈Triste〉,或者搖滾如〈畢竟〉等歌超越,但每當我聽到「我們並不擁抱」,內心就彷彿整個被掏空。

記得最深的一次在西子灣,半夜我翻過堤防來到沙灘上,脫去鞋襪走向海浪,戴上耳機一邊聽著海潮聲,一邊在沒有人的沙灘大聲唱著那句歌詞,完全不能自已。(後來這次經驗被當時的我寫成了一篇拙劣的散文拿去投稿。)

後來張懸從一個人變成了Algae,又經過了樂團的各種變形,現在回到了安溥,並且加上了草東沒有派對。對我而言安溥依然是安溥,依然是最初那個會唱〈寶貝〉的安溥,而我似乎無法再回到最初的那個自己了。


27 4月, 2016

23 4月, 2016

當城市溫暖的時刻你仍守身如玉

有一日
天空就如此明明地亮起
那時刻你不在
一個穿著白衫的老人
來探望我

那是第一個下午你來到

那是第一個下午你來到
我痛苦的掙扎吧?
燈光有點暗沒關係
就在這裡待著看
一個人跳舞、翻滾、跳舞——

21 4月, 2016

苦楝

可以就在這裡放置一枚
苦楝的種子
待我死後將會發芽
成為你的樹吧——
在森林裡
在校園中
在路旁遮蔭

也許走過
或者停下
不要抬頭
我不希望你看見
滿樹的繁花